海南海口秀英区西秀镇博养村
本站网址:
527595.108cun.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生活杂谈

是刑事敲诈还是民事纠纷

发布时间:2015-06-23 09:37:05     阅读:427 举报

龙潭区检察院 
刘文君


【案情】


  2013年1月,外出打工的陈某回家时,意外发现妻子与杨某发生不正当关系。陈某让杨某离开后,又打电话向杨某索要五万元精神损失费,并声称如若不然就去他家闹。杨某于当天下午送去一万元钱,并商议是否能减免余款。陈某当即拒绝。事后,陈某在其朋友的劝说下主动投案,并交还了一万元钱。同日,杨某也因无力支付剩余欠款而到公安机关报案。 


  【意见分歧】


  对陈某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出现了不同的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陈某构成敲诈勒索罪。因发现杨某与妻子的不正当关系,随之产生了非法占有的目的,以对被害人实施要挟的方法,强行索取数额巨大的现金,其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但本案被害人有过错,陈某自首且案发后积极返赃,被害人书面表示不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刑法》第三十七条、《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三条及《吉林省检察机关公诉部门关于办理相对不起诉案件指导意见》之规定,可以做相对不起诉处理。


  第二种意见认为,陈某索赔行为是正当的、合法的,属于民事纠纷,不构成犯罪。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一、陈某的索赔行为具有正当性。所谓“非法占有”是指没有法律上的根据而将他人合法财产置于支配和掌握之中。显然,陈某向杨某索要钱财系事出有因,且合理合法。杨某与陈妻在其家中发生不正当关系,首先侵害了陈某正常的婚姻关系,伤害了陈某的尊严和感情,要求杨某停止侵害、赔礼道歉及精神损害赔偿在法律上是有依据的,也就是说,陈某的行为具有目的正当性与合法性,不是非法占有。


  二、陈某的“威胁”内容不符合敲诈勒索的客观方面特征。敲诈勒索往往是以威胁、要挟的方法,一般来说是向司法机关或者社会公众揭发他人隐私、或者不愿意外界知晓的个人负面信息,这种所谓的隐私通常和行为人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手段上常见以杀、伤被害人及亲友的身心健康、毁损名誉、财产等等,从而使被害人产生心理恐惧,被迫交付钱财。而陈某要挟的内容是为了泄愤,求得心理平衡,且仅限于让杨某的家庭也不得安宁的同态复仇而已。该举动在事实上并没有对杨某起到威慑和强制的作用,他主动向亲友谈及此事,表明其并不在意第三人知晓。


  此外,被敲诈勒索的被害人交付钱财须是基于受到恐吓威逼的结果,而本案杨某给付陈某的一万元现金是出于理亏和内疚,并非为排解威胁不得已的选择。因为拿不出余款才报案以求解脱。


  综上所述,陈某的行为不符合敲诈勒索罪的犯罪构成,属于民事纠纷,因而不应受法律追究。  


  【处理结论】


  鉴于被害人和嫌疑人达成了和解,经检察委员会研究,决定对陈某作相对不起诉。


  【案例启示】


  一个由婚姻关系引发的民事纠纷被作为刑事案件受理并移送审查起诉,在这个过程中,实施破坏他人婚姻关系者——本案的“被害人”,不但没有受到丝毫谴责和惩戒,还借助侦查机关的权威收回了理应承担过错责任并应当付出的赔偿金;而无辜遭受夺妻之辱的真正受害者——本案的“嫌疑人”,非但没有得到些许安慰和平衡,还要在返还了本该得到的补偿同时面临刑事追究的重压。尽管检察机关最终作出了不起诉决定,然“赔了夫人又折兵”的纠结能否就此冰雪消融,对今后的生活会发生怎样的影响则不得而知。


  这个案件警示我们:让每一个当事人都能从具体的案件中享受到司法阳光的公正,作为国家公诉人,必须不断更新司法理念,切实把人权保障意识贯穿于整个执法过程;克服法律知识结构单一的缺欠,努力了解和掌握特别是适用民生频率最高的民商法、行政管理法规等相关法律,使我们的执法水平和办案能力能够胜任时代发展、社会进步的需要,能够满足人民群众对司法公平正义的渴望,以法者的平常心、公平心、慈悲心去客观审视和评判是与非。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