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海口秀英区西秀镇博养村
本站网址:
527595.108cun.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人文古建

跟着《海南岛旅行记》看1930年代的琼州风情 一个人的单车旅行

发布时间:2017-06-19 23:02:14     阅读:366 举报

       1930年代,一位湖南籍中学教师田曙岚,骑着自行车周游海南岛后,写出了一本游记《海南岛旅行记》曾风行一时。这本书以田曙岚的个人游历为线索,真实地描绘了1930年代海南岛的自然生态与社会风貌,其内容涉及海南各地的概况、特产、胜迹、风俗等。这本书一问世,立即引起公众瞩目,大为畅销。

  这本书究竟为什么畅销,其笔下的1930年代的海南风貌究竟如何,这本书对于研究海南的风土人情和历史人文有什么意义呢?海南大学教授王春煜认为,该书中有着田曙岚对海南社会和人文的透视,其观察细密,记叙真切、翔实,使海南大地呈现更厚实、可信的魅力,因此这本书不仅文化含量高,且深具史料价值。

  A

  环岛骑行三千里

  那是1932年12月1日,田曙岚,一位中学教员,单车独行,历程3000余里,对海南岛进行了深入考察。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他一个人骑着一辆自行车,将足迹撒遍海南岛各市县。

  田曙岚是湖南醴陵人,原名田澍,字介人。1923年肄业北京中国大学。1925年后,长期任中学教员。曾遍游浙、闽、两广、湘、黔、滇,对我国南方各民族进行调查研究,著有《海南岛旅行记》、《广西旅行记》,主编《清实录——贵州史料选辑》等。

  他在海南岛内游历的活动范围非常广泛,除了中部的黎族地区外,还环游了海南岛整个沿海地区。当时,他已经游历过国内许多地区,熟悉中国国内各地的风土人情,所以他的《海南岛旅行记》记载全面,材料翔实,内容有趣,记述了海南特有的风俗。

  例如,他骑行到嘉积,就记录这里当时是海南第二大市场,贸易仅次于海口,多向外输出椰子、槟榔、咖啡、树胶等商品。

  当他从嘉积出发去乐会时,由于对路况不熟悉,竟然多次迷路,非常口渴,不得不喝杯咖啡解渴。“时口渴甚,急入一咖啡馆,叫咖啡二盅、清茶二壶,俱为之立尽。”

  当时,嘉积到乐会的路途不过30余里,但因一路迷路,反反复复,最后当天骑行了五六十里。幸亏当地人非常热情,最终帮他走出了困境。


                                                                田曙岚书中的琼海汀州塔


                                                        田曙岚书中的琼台书院奎星楼

                                                               田曙岚书中的昔日清澜港

                                                           《海南岛旅行记》作者田曙岚


        放在今天,田曙岚的一路游记堪称自行车旅行的教科书,他的路线设计非常精当,先是在海口与府城间往返,然后先后涉足东线和西线,一路经过省道、县道、乡道各种路况,沿途包括平路、山地、沙地多样复杂地形,经历了暴雨、骄阳等极端天气,还有至少五次有据可查的爆胎,数次车祸险情……从五公祠、新盈港、海头港、落笔洞、榆林港,再回到海口,跨13县,累计行程达3000多里。

  这段难忘的旅程被他浓缩成一本厚厚的《海南岛旅行记》,将当时海南各地土产、地理、风俗记入书中。

  B

  考察范围广阔

  从《海南岛旅行记》可以看出,田曙岚对海南岛的考察范围非常广泛,不管是风土人情、名胜古迹,还是经济、社会发展和文化建设,还有山川气候、地质物产等都有详细的记录。

  “(海南岛)以言气候,则四时似夏,草木不凋;以言物产,则五谷鱼盐,利用不竭;以言交通,则四面环海,发展无穷;以言文化,则衣冠文物,基于中土;此明太祖之所以成为南溟奇甸也。”这是田曙岚在《海南岛旅行记》中,对海南的高度评价。

  在书中可以看出,他非常重视实地调查、田野调查,所收集的数据和材料都尽量经过自己实地考察得来,并且尽可能以平实可信的行文描绘出来。这些行文叙述涉及面非常广泛。

  对市县的地理山川,描述得真实可信。例如,未到儋县县城他就吃够了浮沙的苦头,“由此至儋县,浮沙极多,推车极感不便。而沙摊(蜥蜴类动物)横穿如梭,极为迅速”。这仅仅是开始。沿西路下探,几乎哪一段都有避不开的厚厚浮沙,只能吃力地推车前行。

  他对经济发展的考察,也是十分尽力。例如,1932年12月22日,他曾特地骑车至清澜港实地考察后称:“既抵清澜港,推车至海边纵览,形势颇为雄壮。”据他记录,当时的沿海清澜、铺前二港,有大帆船来往海口、广州湾及南洋群岛一带。

  他甚至还考察了海南岛的医院。在骑行期间,他曾因病住院于海南医院,在其书中对于海南医院有着十分详细的介绍——“全院可分为正、副二部,正院分为三座,坐西朝东。在南者曰南院……纯系西式建筑……全院遂略成一“王”字形……总观正院为一正方形,可容病人200余人……”

  当时的海南岛,公路建设分化严重。自1919年5月海南岛第一条土公路——7华里长的琼海路(今海府路)建成后,粤系军阀陈炯明主政下的广东省建设厅琼崖公路处,修筑规模多限于海口近郊。十余年后,琼东北乡村公路已密如蛛网,跑遍全国的田曙岚也断言文昌的村道交通“不特为广东全省之冠,国中各县恐亦无出其右”。但全岛范围内,全长631.5公里的琼岛干线公路1936年才全线贯通,海榆中线的竣工则距田曙岚的单车考察已过去了整整21年,这也是他终究未能涉足海南岛中部的原因。

  C

  详录名胜与民风

  在《海南岛旅行记》中,各市县的名胜古迹都留下了宝贵的记录。从海口的五公祠、琼山的陶公祠,到万宁的东山岭,再到三亚的落笔洞、大小洞天,临高的百仞滩等。他对这些地方进行了客观的记录和说明,也记录了尚未开发或初步开发的景点的情况。

  在描述游历这些名胜古迹的时候,最能体现田曙岚的文笔,生动笔触勾勒出来的自然和人文景观历历在目。例如,他描写当时的五公祠和苏公祠:“著名胜迹之苏公祠及五公祠,距府城约一里许,未至祠前约二十武,道左有浮粟泉,泉水甘洌;周瓮以石。既至祠前,祠额颜日:‘苏公祠’,因拾级入门,门内屏风上有横匾一,上书‘南溟奇甸’四字,盖语出明太祖而为近人赵藩所书者,由屏风旁门人,视线直指二楹,楹上有联云:‘此地能开眼界,何人可配眉山’。继见厅堂楹柱,复有数联颇蕴藉;其一云:‘五指未开山,可惜长公非久宦;寸心原似水,屡尝浮票亦前缘’。又一云:读公书近四十年,追溯宗盟,源远浑忘流派别;离乡约二千里,仰瞻遗像,风微弥觉感人深。”

  例如,在游览当时的三亚风景时,他是这样描述的:“四月八日,天晴。上午十时,余登崖亚长途汽车,十二时至马岭,在站旁饭馆便餐次复上车经三亚街而至三亚埠。沿途风景颇优;遥望海中之大、小洲,颇与东西两玳瑁洲相类似。”

  对每一个游历的市县,他都有详细的民情民风考察描述。例如,民国时期海南东部沿海地区,出洋已经形成风气。他在书中称,琼东“县属俗尚朴实,民性任劳苦,善储蓄。在昔安土重迁,鲜有去乡而糊口于外者;今则远渡南洋,或工或商,与文昌、乐会二县,同国琼属出洋最多之县分”。

  嚼食槟榔是海南南部一种古老的民俗,在《海南岛旅行记》的民风描写中,田曙岚注意到感恩(东方)的婚俗是全县都重视槟榔。“媒妁通问之初,即以彩帕裹槟榔、茶、蒌至女家,向其亲属说合;至女家允诺,首次定婚送聘,谓之‘吃槟榔’”。

  1930年代,田曙岚所看到的海南岛并不是令人神往的国际旅游岛,那时的海南岛道路不便,很少有人环游全岛;他的自行车也引起了普遍的好奇,人们纷纷想观摩骑车的样子。在观赏风景的同时,他也充分感受到了海南各地的淳朴民风。例如,在“上承日光,下履蒸沙,前有热风,后无来者……跬步如履炮烙,往来必须夜行”的西线,却有沙漠兼程中昌感村民燃点爆竹相送的动人场景,更有佛罗遗失打气筒20小时后,在乐罗被追上奉还的感人案例。在游记中,岛域物候或分南北,而岛民民风却无分东西,使远道而来的单车客顿生“宾至如归”之感。

网友评论: